倪匡

  • 特價 234_cover
    內容簡介: 一個人的頭顱、手腳,居然可以離開身體四處活動! 一具身首異處的古埃及木乃伊、一個古怪的金屬盒,蘊藏着支離人神秘力量的來源,關係着人類的生死存亡。 為了爭奪一片神秘的金屬片,衛斯理與支離人展開了激烈的亡命追逐,經歷前所未有的詭異奇遇…… 《支離人》這個故事是寫外星人(牛頭大神)在地球上,一再受地球人欺騙的經過,先是受了埃及法老王的騙,接着又有衛斯理的食言,十分有趣----外星人科學發達,地球人人心險詐,似乎旗鼓相當。 ----倪匡(衛斯理) 作者簡介: 倪匡(衛斯理)是個怪人,做事往往出人意表。 近年,也許現在還是,他宣布了「戒酒」,但定義是酒可照飲,不過不要飲醉。 倪匡不懂駕駛,但迷上研究汽車時,曾經獨個兒把一部汽車化整為零後再裝嵌為原狀。他又花上幾年收集及鑽研貝殼,雖然最後意興闌珊把心愛的收藏賣掉,但他對貝殼的認識已達專家境界。 倪匡的廣泛興趣,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,使他自一九五七年來港後的各類著作深入心。他的作品組織嚴謹又帶啟發性,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 倪匡早年已移居美國,二零零五年重臨香港,颳起一陣倪匡旋風,風采依然。
  • 特價 B218.jpg

    心變

    $55.00 $44.00
    內容簡介: 《心變》以巴基斯坦為背景,這個國家具有濃厚的宗教色彩,很多禮節儀式都是匪夷所思的。 飛機師辛開林在巴基斯坦的一次混亂中,死裏逃生,並巧遇神秘人,答應替對方保管一個木箱,結果他一夜成巨富。 三十多年後,為了物歸原主,辛開林重返巴基斯坦,意外地尋回失落的自我,並解開種種疑團。 故事中的錫克教徒敬拜一個沉睡的「神」,千方百計企圖喚醒「他」,以求在宗教統治上有突破,故事的三個主人翁便穿插在這些情節中,帶出一個又一個的高潮。 作者簡介: 倪匡是個怪人,做事往往出人意表。 近年,也許現在還是,他宣布了「戒酒」,但定義是酒可照飲,不過不要飲醉。 倪匡不懂駕駛,但迷上了研究汽車時,曾經獨個兒把一部汽車化整為零後再裝嵌為原狀。他又花上幾年收集及鑽研貝殼,雖然最後意興闌珊把心愛的收藏賣掉,但他對貝殼的認識已達專家境界。 倪匡的廣泛興趣、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,使他自一九五七年來港後的各類著作深入民心。他的作品組織嚴謹又帶啟發性,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 倪匡早年已移居美國,二OO五年重臨香港,颳起一陣「倪匡」旋風,風采依然。
  • 特價 C157.jpg

    心中的信(典藏版)

    $99.00 $79.20
  • 特價 C156.jpg

    心中的信

    $70.00 $56.00
    書展現場發售 倪匡絕版經典散文集,重新出版! 把第一批不寄的信結集出版至今,已經快兩年了。兩年來,仍然不斷在寫着同樣的信,所以,又有了可供結集出版的第二批。 第二批《不寄的信》,涉及的內容比較起來,更加廣泛了些,但是基本上還是一樣的:闡發個人在感情上的各種感受,包括了個人的一貫觀點。 在快出第二批不寄的信之前相當久,已經很為書名傷腦筋,想過許多書名,如《不寄的信第二集》、《另一批不寄的信》、《又一批不寄的信》、《不拆的信》、《寄不出的信》等等,想來想去,沒有覺得好的,最後只好定為《第二批不寄的信》,仍不滿意,但也只好算了。 誰知道到了晚上,和林燕妮、俞琤、黃霑、鄭君略幾位,喝酒談天,眾多高手在場,靈機一動,何不請他們想一個書名?把自然曾想過的幾個報出來,一致認為不佳,黃霑陡然大呼一聲:「心中的信」。 真是好書名:心中的信!意義和不寄的信是一樣的,信在心中,自然寄不出去,而且,「心中」又有極深的蘊義在,可供無窮回味。 謝謝想出了這樣一個好書名的黃霑,所以,非記下來不可。 倪匡
  • 特價 Untitiled
    內容簡介: 兩個身分背景完全不同又互不認識的人,十多年來重複做着同一個可怕的噩夢,神秘的夢魘背後,竟然牽涉數十年前山區小村落的一樁離奇命案﹗ 一對男女前世今生的愛恨糾纏,一步一步引領着他們走向恐怖的深淵,當噩夢的謎底逐步解開,一場出乎意料的悲劇亦同時揭開序幕…… 問倪匡﹕在衛斯理故事中,你自己最喜歡哪一個﹖ 倪匡答﹕「尋夢」。不單是由於這個故事的小說結構十分完整,曲折離奇……更寫了前生、今生和來世的現象,對因果作了十分大膽的設想。 作者簡介: 倪匡(衛斯理) 倪匡是個怪人,做事往往出人意表。 近年,也許現在還是,他宣布了「戒酒」,但定義是酒可照飲,不過不要飲醉。 倪匡不懂駕駛,但迷上研究汽車時,曾經獨個兒把一部汽車化整為零後再裝嵌為原狀。他又花上幾年收集及鑽研貝殼,雖然最後意興闌珊把心愛的收藏賣掉,但他對貝殼的認識已達專家境界。 倪匡的廣泛興趣、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,使他自一九五七年來港後的各類著作深入民心。他的作品組織嚴謹又帶啟發性,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 倪匡早年移居美國,二○○五年重回香港。二○一一年,他成為香港小說會榮譽會長,二○一二年,獲頒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,二○一八年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向他頒發編劇會銀禧榮譽大獎。 倪匡近年深居簡出,極少出席公開場合,直至二○一九年,時年八十四歲的倪匡破天荒出席香港書展講座,吸引三千讀者一睹其風采。二○二○年,八十五歲的倪匡腦筋依然清晰。
  • 特價 Untitiled
    內容簡介: 一幢高級摩天住宅大廈,剛剛落成即吸引絡繹不絕的買家參觀,包括大偵探小郭,連身為好友的衛斯理也一起去湊熱鬧。 怪事就在參觀大廈時發生了——人進了電梯,想到二十二樓去,可是電梯卻不斷向上而升,向上升…… 然而,更不可測的事卻接踵而來,有人失蹤,有人斃命……身在案發現場的衛斯理,冒着人間蒸發之險追查到底,大廈的秘密即將揭開﹗幻想小說中的情節,和現實生活中常見的行動結合在一起,給以新的設想,特別是能使看小說的人感到震撼。像乘搭電梯,生活在大都市中的人,幾乎人人,天天,都在進行,誰也未曾想到過那種平凡的行為,有時也可以變得十分可怖﹗——倪匡(衛斯理) 作者簡介: 倪匡(衛斯理) 倪匡是個怪人,做事往往出人意表。 近年,也許現在還是,他宣布了「戒酒」,但定義是酒可照飲,不過不要飲醉。 倪匡不懂駕駛,但迷上研究汽車時,曾經獨個兒把一部汽車化整為零後再裝嵌為原狀。他又花上幾年收集及鑽研貝殼,雖然最後意興闌珊把心愛的收藏賣掉,但他對貝殼的認識已達專家境界。 倪匡的廣泛興趣、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,使他自一九五七年來港後的各類著作深入民心。他的作品組織嚴謹又帶啟發性,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 倪匡早年移居美國,二○○五年重回香港。二○一一年,他成為香港小說會榮譽會長,二○一二年,獲頒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,二○一八年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向他頒發編劇會銀禧榮譽大獎。 倪匡近年深居簡出,極少出席公開場合,直至二○一九年,時年八十四歲的倪匡破天荒出席香港書展講座,吸引三千讀者一睹其風采。二○二○年,八十五歲的倪匡腦筋依然清晰。
  • 特價 C159.jpg

    夢裏的信(典藏版)

    $99.00 $79.20
  • 特價 C158.jpg

    夢裏的信

    $70.00 $56.00
    書展現場發售 倪匡絕版經典散文集,重新出版! 時間過得快,一星期兩篇的散文,一下子又積聚了百餘篇, 取了一百零六篇,三度結集出單行本, 第一本是《不寄的信》, 第二本是《心中的信》, 第三本,就叫它《夢裏的信》吧。 這樣,如果一直寫下去的話,會有多少本呢? 誰知道! 倪匡
  • 特價 Untitiled
    一位奇異的盲者主導的一宗大買賣,導致一死一重傷的慘劇。破案的線索竟落在一隻紙摺的猴子上。 一名神秘莫測的女郎突襲衛斯理,挑起他尋根問柢的本性。 誤打誤撞下,衛斯理夜探巨宅,發現案件的玄機,就在一位隱世多年的奇人身上…… 《地底奇人》這個故事,是想寫一些中國傳統幫會中的奇人,結果,也還是只寫成了一個傳奇故事。 這個故事有它的重要性,因為在這個故事中,引出了衛斯理故事中一個極其重要的人物﹕白素。——倪匡(衛斯理) 作者簡介: 倪匡(衛斯理) 倪匡是個怪人,做事往往出人意表。 近年,也許現在還是,他宣布了「戒酒」,但定義是酒可照飲,不過不要飲醉。 倪匡不懂駕駛,但迷上研究汽車時,曾經獨個兒把一部汽車化整為零後再裝嵌為原狀。他又花上幾年收集及鑽研貝殼,雖然最後意興闌珊把心愛的收藏賣掉,但他對貝殼的認識已達專家境界。 倪匡的廣泛興趣、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,使他自一九五七年來港後的各類著作深入民心。他的作品組織嚴謹又帶啟發性,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 倪匡早年移居美國,二○○五年重回香港。二○一一年,他成為香港小說會榮譽會長,二○一二年,獲頒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,二○一八年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向他頒發編劇會銀禧榮譽大獎。 倪匡近年深居簡出,極少出席公開場合,直至二○一九年,時年八十四歲的倪匡破天荒出席香港書展講座,吸引三千讀者一睹其風采。二○二○年,八十五歲的倪匡腦筋依然清晰。
  • 特價 Untitiled
    內容簡介: 探險家臨終要求四名好友代為「燒掉屋中一切」,身為遺囑執行者之一的衛斯理,卻在那些遺物中拾到一幅探險地圖。 地圖上充滿了危險記號,更令人費解的是,上面還有罕見的「金色」標示。 好奇心驅使下,四人決定細查地圖的秘密。這個違背旨令的決定,卻令衛斯理身邊好友相繼突發身亡……下一位,更可能是衛斯理! 這幅地圖究竟隱藏了什麼真相﹖尋找真相的過程,可會是死亡陷阱嗎? 《地圖》這個故事,在衛斯理故事中,有一個特點:把故事的懸疑性,放在一件中國古老的傳說之上。人,或一個星球上的高級生物,始終是屬於這個星球的。人可以在一個星體上徙遷,但是星際遷移,那只怕是大悲劇的開始了。 ——倪匡(衛斯理) 作者簡介: 倪匡(衛斯理) 倪匡是個怪人,做事往往出人意表。 近年,也許現在還是,他宣布了「戒酒」,但定義是酒可照飲,不過不要飲醉。 倪匡不懂駕駛,但迷上研究汽車時,曾經獨個兒把一部汽車化整為零後再裝嵌為原狀。他又花上幾年收集及鑽研貝殼,雖然最後意興闌珊把心愛的收藏賣掉,但他對貝殼的認識已達專家境界。 倪匡的廣泛興趣、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,使他自一九五七年來港後的各類著作深入民心。他的作品組織嚴謹又帶啟發性,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 倪匡早年移居美國,二○○五年重回香港。二○一一年,他成為香港小說會榮譽會長,二○一二年,獲頒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,二○一八年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向他頒發編劇會銀禧榮譽大獎。 倪匡近年深居簡出,極少出席公開場合,直至二○一九年,時年八十四歲的倪匡破天荒出席香港書展講座,吸引三千讀者一睹其風采。二○二○年,八十五歲的倪匡腦筋依然清晰。
  • 特價 Untitiled
    內容簡介: 衛斯理與國際警察納爾遜先生,聯手偵查「藍血人」事件,又有新突破——源自土星的「藍血人」方天,二百年來默默在地球上,尋研機遇重回家鄉。 最後,他成為太空計劃的要員,祈望火箭一飛沖天,回歸土星。 可是,正當以為一切順利進行中,他卻遇上了月神會的擄劫。 衛斯理為了營救外星好友,直闖虎穴,通過險阻重重, 方天以為家鄉在望,怎知仍是敵不過「獲殼依毒間」…… 方天用盡方法回歸的時候,並不知道他的星球已然發生了悲劇。但,如果他知道,他會怎樣呢﹖當然,他一樣會選擇回去,他是無法在地球上生活下去的,原因十分簡單,他不是地球人﹗ ——倪匡(衛斯理) 作者簡介: 倪匡(衛斯理) 倪匡是個怪人,做事往往出人意表。 近年,也許現在還是,他宣布了「戒酒」,但定義是酒可照飲,不過不要飲醉。 倪匡不懂駕駛,但迷上研究汽車時,曾經獨個兒把一部汽車化整為零後再裝嵌為原狀。他又花上幾年收集及鑽研貝殼,雖然最後意興闌珊把心愛的收藏賣掉,但他對貝殼的認識已達專家境界。 倪匡的廣泛興趣、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,使他自一九五七年來港後的各類著作深入民心。他的作品組織嚴謹又帶啟發性,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 倪匡早年移居美國,二○○五年重回香港。二○一一年,他成為香港小說會榮譽會長,二○一二年,獲頒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,二○一八年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向他頒發編劇會銀禧榮譽大獎。 倪匡近年深居簡出,極少出席公開場合,直至二○一九年,時年八十四歲的倪匡破天荒出席香港書展講座,吸引三千讀者一睹其風采。二○二○年,八十五歲的倪匡腦筋依然清晰。
  • 特價 B331.jpg

    呼倫池的微波

    $78.00 $62.40
    《呼倫池的微波》是倪匡的第一本書,也是他數十年寫作生涯中,唯一一本長篇愛情小說!極具珍藏價值! 《呼倫池的微波》這本書,是我的第一本書,寫在數十年之前。那時候,我才由內蒙古來到香港不久,對內蒙古的草原風光,印象猶新,又想通過小說的形式,表達一些自己的人生觀,所以,就有了這篇小說。 《呼倫池的微波》故事並不曲折,是不是動人,也見仁見智,可是在小說結尾處,所表現的那種想法,卻很令我自己吃驚,因為數十年來,不但沒有變化,而且,在多少其他作品中,仍然貫徹覑這種接近悲觀的、無可奈何的想法,熟悉我小說的讀者,一定可以毫不費力地舉出許多這樣的例子來。 這一點,倒覺得很安慰,基本觀念不變,而歷時數十餘年,這本重新出版的舊作,如今的讀者,有很多在我寫作這本書時,可能根本未曾出世,這又豈是容易的事? 最後,要說明一下的是:「呼倫池」,在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盟,名雖曰「池」,但是是一個極大的湖,長八十公里,寬三十五公里,面積兩千三百一十五平方公里,比起香港來,大了好多。騎覑馬,繞湖一周,一天的時間是不夠的,要在湖邊露宿,或向在湖邊的蒙古人借宿,第二天繼續行程才行。 呼倫池附近的風光十分美麗迷人,湖水之中所產的一種細鱗小魚,更是可口之極,就在火上一烤,油脂一滴滴落下來,滴在火上,會冒起耀目的火花,異香四溢。 這全是記憶中的事了,《呼倫池的微波》就是在這種記憶猶新的情形下寫下來。 希望大家能喜歡這篇小說,我自己,當然是極喜歡的:這是我第一本書! ──倪匡 作者簡介: 倪匡,一九三五年出生於上海,一九五七年移居至香港。來港初期在工廠當雜工,晚上進修,後來開始投稿,曾任校對、助理編輯、記者和專欄作家。他的寫作範圍甚廣,高峰時期曾一日寫下二萬字,曾寫作怪異小說及武俠小說,一九六二年開始用筆名「衛斯理」寫科幻小說,經典作品包括《衛斯理》系列、《原振俠》系列、《人頭戀+10》及《呼倫池的微波》等。此外,倪匡也創作了逾三百個電影劇本。 倪匡性格豪爽,不拘小節,愛飲愛吃,深信每樣事物均有配額,年輕時盡情享受生活,後來煙酒逐一戒掉,依然逍遙自在,樂活人生。早年移居美國,二○○五年重臨香江,其後《吾寫又寫》散文系列再度掀起倪匡熱潮。七十五歲宣布封筆,但新知舊友不絕,是為香港文壇第一把交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