倪匡

  • 特價 Untitiled
    內容簡介: 衛斯理受朋友之託,要把一隻來自埃及的神秘黃銅箱子打開。 後經數學家王彥研究,箱子終於打開了。 然而,正當箱子之謎揭開後,王彥的身體竟出現駭人的變異﹗ 為了幫助好友回復「真身」,衛斯理必須介入調查,可這次撲朔迷離的行動卻惹來冷血的殺人狂的追殺…… 「隱形」,也一直是幻想小說的好題材,古今中外,很多人寫過。一般都以為隱形人神通廣大,但事實上,如果真有人能隱形,設想起來,這個人一定不會十分愉快,原因就像是《透明光》中所寫的那樣。 ——倪匡(衛斯理) 作者簡介: 倪匡(衛斯理) 倪匡是個怪人,做事往往出人意表。 近年,也許現在還是,他宣布了「戒酒」,但定義是酒可照飲,不過不要飲醉。 倪匡不懂駕駛,但迷上研究汽車時,曾經獨個兒把一部汽車化整為零後再裝嵌為原狀。他又花上幾年收集及鑽研貝殼,雖然最後意興闌珊把心愛的收藏賣掉,但他對貝殼的認識已達專家境界。 倪匡的廣泛興趣、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,使他自一九五七年來港後的各類著作深入民心。他的作品組織嚴謹又帶啟發性,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 倪匡早年移居美國,二○○五年重回香港。二○一一年,他成為香港小說會榮譽會長,二○一二年,獲頒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,二○一八年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向他頒發編劇會銀禧榮譽大獎。 倪匡近年深居簡出,極少出席公開場合,直至二○一九年,時年八十四歲的倪匡破天荒出席香港書展講座,吸引三千讀者一睹其風采。二○二○年,八十五歲的倪匡腦筋依然清晰。
  • 特價 C160.jpg

    酒後的信

    $70.00 $56.00
    書展現場發售 倪匡絕版經典散文集,重新出版! 集名《酒後的信》,這個「酒」字,自然是作動詞用的。 和以前的《‧‧的信》一樣,全是抒發己見的散文, 其中有的,可能已一再就一件事發表過自己的意見, 但既然一再,自然有它的道理在。 整理稿件時發覺,字裏行間的傷感意味,彷彿又濃了一些, 自然,人又老了一年了! 倪匡
  • 特價 C161.jpg

    酒後的信(典藏版)

    $99.00 $79.20
  • 特價 Untitiled
    二次大戰時「沙漠之狐」隆美爾從非洲掠奪得來的戰利品,共達三億美元,聽者莫不垂涎。衛斯理因一時好奇,被捲入這批寶藏爭奪戰之中,險些賠上性命。 這邊廂,石菊對衛斯理暗生情愫,衛斯理卻對石菊的母親黎明玫情有獨鍾﹔那邊廂,「死神」的魔爪已然伸至,誓要從衛斯理手中奪回隆美爾寶藏的藏寶地圖。正邪之戰,一觸即發。 《鑽石花》是「衛斯理」為主角故事中的第一篇,寫作時,還完全未涉及「科學幻想」這個題材。故事中的人物,除衛斯理之外,其餘的,都再也未曾出現過,像石菊,應該十分可愛,可以再現,黎明玫是死了,無話可說。 ——倪匡(衛斯理) 作者簡介: 倪匡(衛斯理) 倪匡是個怪人,做事往往出人意表。 近年,也許現在還是,他宣布了「戒酒」,但定義是酒可照飲,不過不要飲醉。 倪匡不懂駕駛,但迷上研究汽車時,曾經獨個兒把一部汽車化整為零後再裝嵌為原狀。他又花上幾年收集及鑽研貝殼,雖然最後意興闌珊把心愛的收藏賣掉,但他對貝殼的認識已達專家境界。 倪匡的廣泛興趣、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,使他自一九五七年來港後的各類著作深入民心。他的作品組織嚴謹又帶啟發性,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 倪匡早年移居美國,二○○五年重回香港。二○一一年,他成為香港小說會榮譽會長,二○一二年,獲頒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,二○一八年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向他頒發編劇會銀禧榮譽大獎。 倪匡近年深居簡出,極少出席公開場合,直至二○一九年,時年八十四歲的倪匡破天荒出席香港書展講座,吸引三千讀者一睹其風采。二○二○年,八十五歲的倪匡腦筋依然清晰。
  • 特價 Untitiled
    內容簡介: 「頭髮的功能消失,他們的智力,會降低到接近白癡﹗」 「地球上的生物眾多,可是只有人類有頭髮。而且這種毛的組織是如此之奇妙,每一根頭髮都是中間空心的,有極其精密的組織﹗」 「頭髮的功用是用來保護頭部﹖但人的頭骨將近一寸,而且極硬而結實,足以擔任保護腦袋的責任,那麼要那樣柔軟的頭髮來幹什麼﹖」 三件「古物」、三個怪夢、一間充滿奧秘的七層石室、一個只剩下一個族人的「尼格底拉」之族,讓衛斯理在尼泊爾展開了一連串追查,最後不但發現了「頭髮」對於人類的真正功用,更發現了人類的家鄉並不是地球﹗ 《頭髮》寫於一九七八年,這部作品有相當特殊的意義,在衛斯理故事中,地位獨特——它是休息了六年之後又開始續寫的第一個故事。六年之後,故事的風格,有了顯著的改變,以後一系列的作品,也有了顯著的不同。代表寫作人風格轉變的作品,自己自然對之十分喜愛。 ——倪匡(衛斯理) 作者簡介: 倪匡(衛斯理) 倪匡是個怪人,做事往往出人意表。 近年,也許現在還是,他宣布了「戒酒」,但定義是酒可照飲,不過不要飲醉。 倪匡不懂駕駛,但迷上研究汽車時,曾經獨個兒把一部汽車化整為零後再裝嵌為原狀。他又花上幾年收集及鑽研貝殼,雖然最後意興闌珊把心愛的收藏賣掉,但他對貝殼的認識已達專家境界。 倪匡的廣泛興趣、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,使他自一九五七年來港後的各類著作深入民心。他的作品組織嚴謹又帶啟發性,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。 倪匡早年移居美國,二○○五年重回香港。二○一一年,他成為香港小說會榮譽會長,二○一二年,獲頒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,二○一八年香港電影編劇家協會向他頒發編劇會銀禧榮譽大獎。 倪匡近年深居簡出,極少出席公開場合,直至二○一九年,時年八十四歲的倪匡破天荒出席香港書展講座,吸引三千讀者一睹其風采。二○二○年,八十五歲的倪匡腦筋依然清晰。